您的位置:东平网 » 东平新闻 » 正文

杨杰:你为报纸做的一切都让人怀念

信息来源:人民网安徽站     时间:2019-6-10 8:24:00     阅览:198人次


杨杰

2019年春节前,跟癌症抗争了半年后,《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准备转院,寒风冷雨中,大学同学、安徽网副总编杨胜正好打来电话,得知他准备一个人打车过去,“严令”他就地等待,然后开车赶来接他。“真暖和!”上车后,杨杰笑着感慨了一句,可杨胜没有心情开玩笑,看着瘦弱的老同学,他的心里一阵酸楚。

“他身体这个样子,你们派个车送一下不过分吧?”杨胜给杨杰的同事《合肥晚报》执行总编辑季东平打电话抱怨,却得知报社早就给杨杰安排了车,但他从来不用。后来,杨杰向杨胜解释,生病是个人的事,不能用公家的车。

你书写的传奇,大家都记得

2019年4月17日15时45分,杨杰最终还是离开了,年仅41岁,离开了他不舍的女儿,离开了他不舍的家人,也离开了他不舍的新闻事业。4月19日,在他的追悼会上,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送他最后一程,痛惜这位优秀媒体人的逝去,感叹天妒英才。

“很多人没有接到通知,但都自发赶来了,队伍很长。为什么大家想来送他?我觉得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合肥市新站高新区科技局副局长黄勇,既是杨杰的师弟,在工作中也与他多有交集,追悼会结束后,他在返程路上不能自已,把车停在路边失声痛哭。

作为一名优秀媒体人,杨杰很早就崭露头角。2007年11月,29岁的他在进入《江淮晨报》的第八个年头,成功竞聘为报社副总编辑。

全省发行的《江淮晨报》,影响力在安徽都市报中排名前列,杨杰如此年轻就成为报社副总编,在当时的安徽新闻界,可以说绝无仅有。而此后,他继续在新闻事业中书写传奇,37岁拿到正高职称,成为全国最年轻的获得者之一。

杨杰是怎么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的?在《江淮晨报》副总编辑陈晓敏看来,这其中有天分,但更多的是勤奋和认真。

1999年,杨杰大学毕业进入《江淮晨报》,当时的新员工都要先到发行部锻炼,每人每天卖50份报纸。

“他是那批同事中速度最快的‘卖报冠军’。”陈晓敏说,每天拿到报纸后,杨杰都会仔细看一遍,梳理出其中的新闻点,这样一来,他的吆喝就特别吸引人。

刚参加工作,杨杰就给报社领导同事留下深刻印象,他口才好、文笔好、性格好,又没有其他新人那种拘谨,很快报社就开始把重大选题交给他。

1999年12月,在澳门回归前夕,杨杰认真采写的一篇关于巢湖市澳门新村的稿件登上头版头条,凭借这篇稿件,他参加工作第一年就获得了安徽省新闻奖三等奖。



参加江淮晨报庐江会议

你坚持的理想,依然催人奋进

“我们不能对自己松懈,一旦松懈,就不会前进了。我们还年轻,年轻就要奋斗不止。”这是杨杰经常说的一句话。

“今天杨总值班”,无论在《江淮晨报》还是在《合肥晚报》,这句话自有一种威慑力。无数个他值班的夜晚,他对每一个标题,每一个字句,每一个标点的细细斟酌,让与之共事的编辑又敬又畏。

“最后我爸妈都发现规律了,只要我下班晚,肯定是杨总值班。”江淮晨报全媒体发布中心编辑部副主任陈彦文说。

杨杰为什么要对工作要求这么高?

“因为他对新闻事业充满了无限热爱。”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编辑田海说,工作20年,除了生病住院,杨杰从没有请过一次公休假,忙到深夜凌晨一两点成为常态,因为他深知,办报无小事,点滴细节体现的是他高度的政治敏感与职业操守。

在很多人看来,杨杰是一个文人,文人能做好经营吗?面对质疑,他带《江淮晨报》研究新形势下报纸经营业务的转型,通过调整经营模式,加强活动营销,在他上任总编辑的第一年,江淮晨报扭亏,第二年盈利,市场瞩目。

在很多人看来,杨杰是一个传统报人,传统报人能过新媒体这一关吗?在他主政第一年,《合肥晚报》这张古老而负重前行的报纸就焕发新生,合肥晚报官方微信占据区域主流宣传阵地前列。

面对新型媒体的冲击,杨杰认为只有创新才有出路。2015年年初,他开始推动《江淮晨报》拓展传播渠道。

“当时省内各大都市报转型方向都不明确,杨总带着我们做微信公号,从选题、新技术应用到标题制作,不断推敲,不断尝试,寻找更符合移动传播的方式。”江淮晨报新媒体编辑中心主任孙友琴介绍,通过3年多的发展,如今《江淮晨报》微信公号订阅人数在安徽纸媒中排名前列。

2016年1月担任《合肥晚报》常务副总编后,杨杰又力推《合肥晚报》与ZAKER平台合作。

“ZAKER平台的落地,让报纸的记者逐渐形成了快速发稿习惯,更早地接触到VR等新媒体技术,推动报纸从单纯的文字图片转向复合传播。”合肥晚报采访中心主任叶琳玲说,从此,合肥市拥有了首个专门的新闻聚合类客户端,合肥晚报也借此成功入围中国报业新媒体影响力都市报50强。

你的乐观强大,我们永远怀念

为理想开路,为城市守望,除了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安徽新闻奖”,杨杰还先后获得“安徽省宣传文化领域首批青年英才”“合肥市优秀新闻工作者”等多项荣誉。

一个众人眼中的报业才子,未来拥有无限可能,但不幸却悄然降临。2018年7月,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杨杰被发现身患重疾,不得不暂停工作接受治疗。

其实,杨杰被查出身体问题时,症状已经非常严重,担心他承受不了,大家没敢告诉他实情,可渐渐的,杨杰也感觉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多问,只是积极乐观地进行治疗。

“他总是那么轻松,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有时还安慰我们,说人生最美好的就是希望。”《江淮晨报》总编辑、《合肥晚报》执行总编辑季东平说。

“希望身体还能允许回来上几个月的班,离开得匆匆忙忙,实在舍不得这份事业,不能就这样!”这是杨杰生前发给同事的一条短信,即使在病床上,他还是不断提出创意,帮助合肥晚报全新推出的AR新闻、合晚Radio等栏目。当看到同事把自己的创意变成现实,他会激动地在朋友圈转发。

合肥广播电视台原副总编、高级记者李新生经常给杨杰的朋友圈点赞。“为他对新闻事业的这份热爱点赞,为他的这份乐观点赞。”

杨杰舍不得自己的理想,舍不得自己的事业,他同样舍不得的,还有自己7岁的女儿、自己的家人,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回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回到女儿和家人身边。

熟悉杨杰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实实在在的“女儿奴”,在他的朋友圈里,除了转发工作,就是记录女儿成长的点滴。他总是笑着跟同事们说,休息日里带娃是他最大的放松。

然而,杨杰陪伴女儿的时间并不多。他的女儿曾经写作一篇作文,题目是《爸爸,大pian子》。原来,杨杰曾答应陪女儿看电影,但由于加班爽约,女儿非常不开心,虽然口头上说原谅他,但在文中却说:“大pian子爸爸!爸爸,你太不守信用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爸爸。”

如今,斯人已逝,回头再看,这篇稚嫩的作文让人不禁泪眼朦胧。



杨杰

(责编:郭宇、关飞)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广告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
Copyright ©  dp05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