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东平网 » 东平新闻 » 正文

汕之尾兮(行天下) - 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人民网     时间:2019-2-11 3:22:00     阅览:211人次
初识汕尾
    《诗·小雅》有云:南有嘉鱼,烝然汕汕。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解释说:汕,鱼游水貌。
    在中国岭南的东南方向,有一方水土,山水相连,山清水秀。这里的人们千百年来临水而居,向海而生。这里物产丰富,南有嘉木,南有嘉禾,南亦有嘉鱼。
    嘉鱼畅游,之首为汕头,之尾为汕尾,仿佛一条鲲鱼,遨游海陆之间。《禹贡》有九州之说,时汕尾该属九州中的扬州南境。我的故乡在古扬州之侧,距离汕尾南北纬度相差1000多公里,东西只差2个经度。8月,我自广州采风东临,以观南海,以寻嘉鱼。
    红色记忆
    古代学宫的历史源远流长,但广州的番禺学宫却不为人所知。近代以来,有识之士在此创立农讲所,教育对象与教学内容为之一新。今天,农讲所成为一号线地铁的一个站,当地无人不晓。
    一组红墙黄瓦、古朴庄重的建筑群,与现代化高楼相依相邻。这里坐落着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先后共办6期。毛泽东做过第6期所长(前5期称为主任)。
    农讲所的创立离不开一个人——彭湃。他是汕尾海丰人,在农讲所创立过程中起过重要作用,并担任过农讲所第1期主任,是令人敬仰的革命先烈。
    300公里外,还有一个学宫。它也有一个红色的名字——红宫。1927年,海丰工农兵代表大会在此召开,会议宣布成立海丰县苏维埃政府,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在此诞生。红宫与彭湃密切相关,与中国革命史一脉相承。今日的红宫是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海陆丰,一块神奇而伟大的土地,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工农红色政权。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片红色的土地孕育了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百年间,天地换了新模样。
    一群稚嫩的少年为我们做起了义务讲解。他们都是小学生,生在海陆丰,长在红土地。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讲解,难免显得有些紧张。他们说,不仅要牢记彭湃爷爷和许许多多革命先烈的感人事迹,而且要用笔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故事。
    戏曲之乡
    关帝庙前香火鼎盛,新盖的大殿壮观雄伟,更多建筑正在扩建中。旧址前一对石狮子,默默蹲守在街头,佑护着一方平安。
    玄武山下,游人如织。凤山之巅,妈祖天后日日夜夜为远航的渔船商旅佑护平安。我们在冰心题写的“天后圣母”前合影留念。
    在凤山背面的山坡上,我与一个个戏剧脸谱相逢。原来,这里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更是传统戏曲之乡。这里拥有8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4个属于珍稀戏曲剧种——正字戏、白字戏、西秦戏和陆丰皮影戏。汕尾地方戏被誉为“活化石”,见证了中国戏曲历史形成到发展的重要阶段,唐戏弄、金元杂剧等,都可以在汕尾地方戏中找到它们的影子。
    面临演出市场萎缩、艺人逐渐分散的困境,如何提高社会各界对非遗的关注度,使这些珍稀剧种走出低谷,焕发生机?
    文化血脉
    虽然面朝大海,但这里丘陵众多,台风肆虐,不像珠江三角洲和潮汕平原那般条件优渥。汗水流的多,收成却不尽如人意。特别是旧社会的苛捐杂税和层层盘剥,更令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饱尝艰辛。
    苦难锻造了坚忍和不屈,也激发了斗志和勇气。
    这里,有纪念抗元英雄张世杰的待渡山,也有纪念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方饭亭”。然而,这里不仅有尚武的血性,更有文化的血脉。文武之道,亦如阴阳,一张一弛。
    在学术大家钟敬文先生的雕像前,大家纷纷合影。郁达夫对钟敬文早期散文有很高的评价:“清朗绝俗,可以继周作人、冰心之后武”。终其一生,钟敬文潜心从事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研究,是中国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开拓者和倡导者。
    中国第一代小提琴作曲家与演奏家马思聪也生长在这里。马思聪的父母都不懂音乐,但戏剧之乡海陆丰所独有的戏剧音乐特色深深地影响着童年的马思聪。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他漂洋过海去到大洋彼岸,乡愁使得马思聪在异国的日子里,谱就了《李白诗六首》《唐诗八首》等作品。马思聪将自己去国怀乡的悲凉心情,借用古诗名句深情演绎。
    丘东平,1927年参加武装起义并加入共产党,建立苏维埃政权后任东江特委书记彭湃的秘书。他以自己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创作纪实文学作品。参加新四军之后,丘东平所写的一系列反映前线的报告文学作品,引起文艺界的震撼和广大读者的强烈共鸣,成为抗战前期文学的代表人物。
    一颗革命的文学之星划过夜空,留下了属于那个时代的个性文字。
    我们在他简陋的故居里放慢脚步,屋外雨声潇潇,几个村民坐在门口士多店里。在车上回头看去,这个名为东平村的小山村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
    来到老街,海丰作协石主席买了一包猪油糖,大家纷纷品尝。这些童年时代的味道虽然已经变化,但里面的甜和记忆还在。
    老街里的老房子几乎找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泥板铺盖的千篇一律的楼房。只有故居的保护牌,似乎还在说明这里曾经的历史,沧海桑田。
    一株米兰,粗大虬枝,却不是当年主人家手植。这是后来补栽的,也已郁郁葱葱,亭亭如盖。
    水德灵长
    一条古道沿着长长的海岸线蜿蜒而行。南海碧波,潮起潮落。当年的钦差大臣林则徐也从这里拾阶而上,登岸视察边防,并题写“水德灵长”四字,以祈福海疆安澜。
    在金厢沙滩,我们在巨大的礁石旁寻觅贝壳。攀岩涉滩,终于找到了一块红色巨大的石刻。
    一条渔船在浪里劈波斩浪,不断前行。92年前,南昌起义后,病恙在身的周恩来就坐着这样的渔船,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危险时刻被党的地下组织秘密转移到这里的安全地区。
    如今,礁石屹立如初,南天一柱,一任风吹雨打,浪拍潮涌。
    汕尾市区坎下城是保存较完整的明代海防城池之一。如今,一个水城,四周都是民居高楼,不禁让人思考,古城风貌保护与城市建设之间的复杂关系。
    在“善美之城”诗歌颁奖大会现场,人们真情吟咏着海陆之间的四季物语:
    海风吹来,把蓝天吹蓝
    海浪涌来,把白沙洗白
    幸甚至哉,感而记之
    烝然汕汕,汕之尾兮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广告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
Copyright ©  dp05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